全國政協委員于殿利:閱讀像一盞燈,點亮自己光照他人

                                            今年1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家庭教育法草案,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普遍支持,体现了以立法形式促进家庭教育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中央第十巡视指导督导组将对本轮巡视工作开展指导督导。要求全力支持配合指导督导组工作,在落实政治要求、履行主体责任、提升工作质量、规范工作开展上与中央巡视对标对表,推动全省巡视巡察工作高质量发展。从严从实加强巡视巡察队伍建设,旗帜鲜明讲政治,不断提高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要坚持实事求是原则,依规依纪依法开展工作,切实维护巡视良好形象。(四川省纪委监委)(责编:扶婧颖、王政淇)

                                            我们要按照中央要求抓好这两本书学习使用宣传,推动党史学习教育深入开展。(作者为中宣部副部长。该文为党史学习教育用书出版座谈会暨专题宣讲动员会上的发言摘要)

                                          全國政協委員于殿利:閱讀像一盞燈,點亮自己光照他人

                                            新華網:今年是繼往開來的關鍵一年,既是中國共産黨成立100周年,也是“十四五”開局之年,您最關心全國兩會哪些方面的問題?  于殿利:我首先關心新冠肺炎疫情的發展我們如何研判。 從國際上來説,我尤其關心國際疫情和國際經濟狀況,我們能為國際防疫和抗疫做些什麼?中國如何參與到國際經濟的恢復當中來?從國內來説,我關注的問題主要集中在國內民生和新冠肺炎疫情發展趨勢,以及後疫情時代經濟怎樣轉換。 最近一大段時間裏,曾經在很長一段時期拉動中國經濟的房地産業很引人關注。 在疫情影響下和“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新理念下,房地産業如何發展等民生問題都是我非常關心的問題。

                                          假如疫情常態化,甚至在“十四五”期間變成常態,那麼,對“十四五”規劃的落實和發展還會産生怎麼樣的影響?我們還需要在哪些方面做些努力?  新華網:2月25日,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 中國出版集團旗下的研究出版社獲得“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榮譽稱號。

                                          中國出版集團近年來在脫貧攻堅方面有什麼特色舉措和成效呢?  于殿利:我們是以出版這種方式投入到脫貧攻堅戰當中的。 中國出版集團旗下的研究出版社獲得了“全國脫貧攻堅先進集體”,關于脫貧攻堅方面的書就出了100多種。 其他出版社也都投入了極大的精力在脫貧攻堅主題書的出版上,比如商務印書館出版的《習近平扶貧故事》。

                                          除此之外,我們集團還有定點扶貧單位青海省澤庫縣,通過購買扶貧産品這樣的方式拉動他們的經濟發展。 另外,我們集團在澤庫縣派駐了扶貧幹部,集團旗下的商務印書館派出的一位駐村第一書記,已經遠超扶貧工作年限,但他還依然奮鬥在工作崗位上,他們不畏艱苦,為打贏脫貧攻堅戰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新華網:作為新華網悅讀推廣人,您的閱讀主張是“閱讀是一種責任”,請您分享您的閱讀感悟,怎樣才能讓閱讀成為一種習慣?  于殿利:我參加過很多次的閱讀推廣活動和研討會,我一直有一個非常大的困惑,但我一直沒有時間和精力去研究它。 我國自古就有學而優則仕的説法,但一直到現在,閱讀沒有成為我們的一種文化。

                                          閱讀成為一種文化的標志就是閱讀成為一種生活習慣,它才能叫做成為文化。 當閱讀沒有成為我們的生活習慣時,可以説中國的閱讀文化還沒有形成。 所以這就是我一個非常大的困惑。   我曾聽到有人説:“大規模搞閱讀推廣這件事情合適嗎?閱讀不是私人的事嗎?人家讀什麼,不讀什麼,讀不讀,純屬私事啊”。 我聽到這樣的話,就會覺得什麼地方不對勁,並引發我的思考。

                                          這就要追尋到人性本身,人從根本上是群體性動物,人離開了群體,就沒辦法生存下去,所以人的一切社會活動都具有社會性。 那閱讀怎麼會例外呢?閱讀也是人類的一個基本活動,所以閱讀也具有社會性。

                                          我們看到一個人讀書好不好?掌握的知識夠不夠?思想觀念是先進還是落後?這些不僅僅影響個人還影響社會。

                                          社會的文化水準高不高,不是基于最高層次的人水平有多高,而是基于社會底層的文化水平,知識的普及化和大眾化永遠是人類前進的方向。

                                          所以每個人多讀一點書,整個社會的平均文化程度就會有提升,這就是在給社會做貢獻,尤其是在成長階段的孩子們更是要多讀書。

                                          所以説,閱讀不是一件私事,閱讀就是一種責任。 往小了説可以幫助到家庭,往中了説可以幫到你所供職的單位或組織,往大了説可以決定你是否是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大家都知道馬斯洛的五種需求這個理論,人的最高需求是贏得尊重,那憑什麼贏得尊重?一定是你創造的社會價值高于你所耗費的社會財富,你才會受到人們的尊重。

                                          你每多為社會做一分貢獻,你就多贏得一份社會對你的尊重。

                                          所以説,再不要説閱讀是私事,我們不僅要激勵自己閱讀,還要激勵身邊所有的人,尤其是學生們和孩子們。

                                          閱讀不只是對自己負責,而且是為我們這個社會負責。 沒有離開閱讀的社會,一個社會如果沒有沒有閱讀的話,這個社會就是一個沒有營養的社會,這樣的社會是不可能得到健全的發展的。 在《閱讀是一種責任》一書最後,我寫了一句話就是:“閱讀像一盞燈,點亮自己光照他人”。

                                          全國政協委員于殿利:閱讀像一盞燈,點亮自己光照他人

                                            ”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如何科学施肥,大有讲究。今年53岁的邓聚成,28年来一直从事土壤肥料技术推广、指导、咨询培训工作。

                                            从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的故事中,能够品味到信仰的味道、感受到真理的力量;从夏明翰“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诗句中,读懂什么叫为了信仰视死如归;从战胜贫困的伟大实践中,更能明白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党员干部学史增信,就要以史为鉴、以史为师、以史为镜,从前辈先烈的事迹中补足精神之钙,从党的奋斗征程中筑牢思想之基。  学习党史也需要捍卫历史。比如,要警惕打着“还原历史”“寻找真相”等幌子肆意歪曲、否定历史的现象,要反对编造故事刻意诬蔑、诋毁英模人物的言行。我们学习党史首先就要树立正确党史观,旗帜鲜明反对历史虚无主义。惟其如此,才能更好正本清源、固本培元。

                                          全國政協委員于殿利:閱讀像一盞燈,點亮自己光照他人